昨天下午在都江堰凤凰体育场,成都钱宝队在中乙第四轮比赛中主场2∶0击败苏州东吴,在少赛一轮的情况下排名仍稳居中乙南区前三甲。不过,对于这支年初就迁移到成都的球队,成都球迷仍非常陌生,因为无论是从电视上还是网络上,他们都看不到这支球队的比赛。昨天现场观战的1000多名球迷无疑是幸福的,尽管如此,仍有很多球迷赛后表示:“路途太远,可以看电视或者网络直播就好了,哪怕山寨直播也行。”对于这样的想法,成都钱宝俱乐部高层也感到无奈,“迄今为止,球迷想看比赛的唯一办法,只能是到现场,俱乐部愿意为他们提供免费大巴。”

成都钱宝其实非常想满足球迷们的愿望,但俱乐部总经理袁立勇昨天告诉记者,一些中乙俱乐部特别提供了比赛网络直播,但已经遭到了中乙新版权商的警告。这家名为北京同道伟业体育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已经给各俱乐部打招呼,“俱乐部带头鼓励盗版直播,中乙联赛版权商看来要好好维权了。”这家企业以3000万人民币的价格买下了中乙联赛未来五年的冠名权、版权,此外还提供中乙联赛数据服务。袁立勇说:“版权商答应每个赛季给每家俱乐部直播两场比赛,但要求是必须现场有6个机位,上座率要超过3500人,否则担心直播效果不好影响中乙品牌,但我相信很多俱乐部都达不到这个要求。”就在前两天,中国足协下发了“关于严禁未经授权转播中乙联赛”的紧急通知。昨天在凤凰体育场,比赛监督明显加强了对看台上摄像机的管控。

目前,中乙版权商每轮比赛只提供一场中乙联赛的网络直播,这显然无法满足广大球迷的需求。“俱乐部想直播比赛,需要联系购买电视台上星直播的费用,然后传信号给版权商的平台,用他们的平台来直播。”一名中乙老总也抱怨,“这样俱乐部为了直播一场比赛至少要付费20万元左右,确实负担太重。”很多中乙俱乐部为了照顾球迷同时又不得罪版权商,只能默许一些球迷自发的网络直播行为。还有一些球迷开玩笑说:“以前成都谢菲联打中超,成都天诚打中甲,没有电视直播,我们也能看到山寨直播,现在想看一场中乙却没办法了!”听到这样的声音,钱宝方面也只能苦笑,“希望球迷能理解,咱也不能去干侵权的事啊!”

以往总是在中超、中甲光环下鲜有关注的中国足球第三级别联赛,因为结束“裸奔”并进入版权时代,开幕式和揭幕战得以首次在包括央视在内的三大平台全程直播,创下历史。但仅仅光鲜了一下之后,中乙联赛再次被打入冷宫,以至于各家俱乐部多有怨言。对此,一些圈内人士认为,中国足协卖掉中乙版权十分难得,但却没有考虑到各俱乐部的利益,“盗版直播肯定不对,但如果球迷们都看不到比赛直播,那这样的比赛价值何在?足协应该发挥主导作用,让版权商和俱乐部能坐下来好好协商,找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来,毕竟提高中乙的影响力是第一位的。”

上千名球迷昨日在现场见证了成都钱宝2∶0击败苏州东吴一战。他们还在现场集体悼念近日去世的成都著名球迷——67岁的“吼师”雷大爷。

比赛半场休息时,成都钱宝足球俱乐部现场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悼念仪式,现场大屏幕播放了悼念视频,在比赛进行到第67分钟时,全场上千球迷起立,打开手机电筒灯光,高喊“雷大爷,一路走好!”而成都钱宝也用一场胜利送别雷大爷。

最近几年,赛事IP(知识产权)已成为中国职业联赛的核心资源,随着中超5年卖出80亿的天价,中国足球已经进入版权时代。中超联赛的直播版权侵权事件已经很难发生,但在中乙侵权行为仍时有发生。不过如果将所有板子都打在“盗版侵权者”身上,好像有些片面了。中乙新版权商拿着版权却没能“救市”,似乎也说不过去。

收看比赛,这是球迷基本的需求,哪怕是付费观看也好,但版权商却拿不出这样的产品。俱乐部也由于版权限制、转播费用过高等问题只能干着急。中超已进入付费收看时代,中甲自上赛季找到冠名商、版权商之后,也终于可以通过央视风云足球频道全国直播,中乙也有步其后尘的趋势。但无论是中国足协还是版权商,都应该认识到,中乙的观赏性、关注度和影响力远不及中超、中甲,如果刻意强调“包装”,先不说“内容”能不能达标,就是中乙水平真的突飞猛进了,也需要一个较长的阶段让大众先熟悉。

中超各俱乐部可以从天价版权中获得足够的收益,最不济的中甲,据说也因为上个赛季结束“裸奔”每家能分到40万元。然而中乙俱乐部能从这次版权出售中获得多少利益?“我们并不指望能分什么钱,但希望新版权商的介入,能帮助中乙提高它的影响力和关注度,如果这一点都做不到,那大家其实都是输家!”一名中乙投资人说。需要普及的中乙还远未到提高阶段,盲目效仿中超、中甲并过于强调其商业价值,是不利于其推广的。换句话说,想挣顾客的钱,得先让顾客了解并体验你的产品啊!本组稿件由记者 黄一可 采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