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4日,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开幕式在国家体育场举行。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9月8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最新一期人类发展报告。撰写这份报告前,研究人员对191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疗健康、教育制度、生活水准等进行了评分。报告显示,2021年,每10个国家和地区中有9个生活条件恶化;中国的排名稳步上升。

人类发展报告自1990年起发布。2015年至2021年,中国的排名上升了11位。

今年,地缘冲突、疫情反复、气候变化等多重挑战叠加,令世界经济承压,中国经济也面临一定的风险和冲击。但在今年5月于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不少专家依然看好中国经济,认为其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潜力大韧性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一副总裁吉塔·戈皮纳特说,中国仍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中国经济增长对全球贸易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增长前景都会产生影响。

2月20日晚,2022北京冬奥会圆满落幕。在2月1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如此评价北京冬奥会:“中国人民成功地让这届奥运会充满温暖、热情、兴奋和友好……我们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安全。北京冬奥会向全世界传达了一个信息:只要大家团结,遵守规则,即使在疫情期间,也能举办冬奥会这样的大型活动。”

“安全和精彩”的盛会背后是每个参与者的密切协作。从高效的组织保障、强大的科技支撑、无私的医务人员,到辛勤的志愿者……所有这些都显示出中国政府强大的治理能力,以及“以人为本”的初心。

回望过去两年,中国一直务实地在抗疫与经济发展之间寻找平衡,希望用最小的代价实现最大的防控效果。

旅居中国的英国导演、两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获得者柯文思说:“和我交谈的中国人,都对中国政府及政府的成就怀有最高的敬意,因为他们的人生和家庭比三四十年前好多了,生活、教育和医疗条件都获得了显著提升。”

中国正在用自己的方式诠释民主。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

在中国,民主渗透到人们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充满了烟火气息,显示出独特的“中国智慧”。

2022年春节刚过,上海市长宁区虹桥街道的市民代表就开始“给政府提意见”。

请辖区居民、辖区单位代表为立法和社区事务提意见,虹桥街道已坚持了7年。2015年,虹桥街道有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设立在街道的首个基层立法联系点。

全国人大代表朱国萍是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信息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上海选基层立法联系点时,朱国萍力荐虹桥街道。这里的古北社区居住着来自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居民,是上海市“国际化社区”的代表。

一个基层立法联系点背后是310余名信息员。信息员来自辖区内各行各业。在虹桥街道16个居民区和50家单位内,都设有基层立法信息采集点。联系点接到征询问题后,以书面、走访调研及座谈会形式征集意见,至少为每部法律草案开4场座谈会。

基层立法联系点成为民众参与立法的“直通车”。“设立联系点后,全国人大常委会能直接听到最接地气、最基层的声音。居民提的很多建议被采纳。倾听人民心声、满足人民需求、保障人民权益,这是立法工作迈出的一大步。”朱国萍说。

一头连着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一头系着基层群众,基层立法联系点是中国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的生动实践,也是全过程人民民主的缩影。

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信息显示,2015年首批设立了4个基层立法联系点,2020年增加到10个,2021年增加到22个,涉及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在这些“国字头”立法联系点带动下,地方政府设立的立法联系点如雨后春笋般发展,极大地推动了民众参与国家立法的深度和广度。截至2021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基层立法联系点就115部法律草案、年度立法计划等,征求到6700余条意见和建议。

基层立法联系点通过事前广泛动员、深入普及相关法律,事中搭起平台、让基层意见充分汇集,事后及时反馈,形成民主决策全链条、全流程的闭环,是“全过程民主”的重要体现。

“高桥路与广达路交叉路口从25日后改成由东向西单行道,红绿灯的时间变成20秒,市民服务中心门口车流量很大,经常造成交通堵塞。”2018年3月28日下午5点,福建省福州市市民陈先生登录12345便民服务平台,建议“红绿灯延长通行时间”。

当天晚上,福州市“智慧福州”管理服务中心将陈先生的诉求转给福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第二天,交通警察支队进行了回应,将单行道由东向西的通行时间延长为40秒。

福州市12345便民服务平台是福州市委、市政府着力打造的政府公共服务系统,集“政务服务、民生服务、非紧急引导服务”三位一体。平台全年、全天不间断运转,市民可以通过网站、电线种方式咨询、投诉、建议、求助。仅2017年,该平台就受理群众诉求43.9万件,及时办理率为99.87%,群众基本满意率为99.79%,做到了“事事有着落、件件有回音”。

信访工作曾被很多人视为“老大难”。在甘肃省,“和雨东”通过网络进行了化解信访矛盾的有益尝试。

“和雨东”真名霍金满,是甘肃省天水市和雨东矛盾化解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人。2009年,霍金满偶然发现当地一家网站开辟了市委书记、市长留言板,“不少留言切不中重点,一些人不了解信访程序”。

此后,“和雨东”开始活跃于天水市各大论坛,在3年里发布1000多篇网络帖文,剖析网民反映的焦点问题。凭借扎实的分析、公正的态度,“和雨东”得到了网民的认可。一些有诉求的人向“和雨东”咨询,他会在走访核实后替咨询者发声。

霍金满因此成为天水市纪委和麦积区纪委的义务监督员。他认为,“留言板就是市委市政府党务政务公开的平台。许多群众反映的问题,发在留言板上,就是置于最明亮的阳光之下,就会让处理不得当的办事人员脸发热心发慌。”

民主,起始于人民意愿充分表达,落实于人民意愿有效实现。人民利益要求能不能得到有效实现,检验着民主的含金量和成色。

吴豪是个95后,在上海市嘉定区徐行镇工作。2016年以来,这个年轻人31次通过人民建议征集信箱提交建议。2021年5月,吴豪《关于积极引入公众参与科学编制“十四五”规划的建议》被采纳,并得到上海市领导批示。

吴豪发现,近年来村容村貌、乡村景观有了较大改善,但村民的住宅仍然存在居住条件不如意又不能随意改造的情况。他认为,宅基地使用的相关政策既要有严度也应有温度,在合理范围内,应当考虑居民的实际使用。

这些想法,得到了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江海村党总支书记顾春锋的回应。顾春锋说,2020年,江海村有1000户村民有改造需求。宅基地“是农民手中最重要的资产,也是村里发展突破瓶颈的抓手,合法、合理盘活它很重要”。

统计显示,2012年以来,共有193件次法律草案向社会征求意见,约110万人次提出300多万条意见建议,许多建议得到采纳。人民的期盼、希望和诉求有地方说、说了有人听、听了有反馈,这就是民主的意义所在。

2021年3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的决定》,把“坚持全过程民主”写入法律。这意味着,大到立法,小到邻里间的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可以通过民主的方式解决。这也意味着,“全过程民主”将全体人民纳入民主过程。人民既参与国家和社会事务管理,又参与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既参与国家发展顶层设计的意见建议征询,又参与地方公共事务治理;既参与民主选举、民主协商,又参与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既通过人大、政协等渠道表达意愿,又通过社会组织、网络等平台表达诉求。

发生在中国不同地方的实践证明,完整的制度程序和参与实践,使“全过程民主”成为中国社会的制度形态、治理机制和人民的生活方式。

2021年12月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中国的民主》白皮书指出,中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

2019年10月,英国巴斯市副市长余德烁曾经在湖南省茶陵县下东乡长乐村调研,感受到人民充分参与治理的意义。“实施精准扶贫后,村委会组织村民代表座谈,根据每个地区、每户人家的具体情况一对一制定扶贫措施,解决他们的难题,充分发扬基层民主,发动群众参与。”

在澳中工商业委员会北领地分会主席戴若·顾比看来,从涉及国家大政方针的政党协商到社区和群众身边的基层协商,中国正不断拓展协商民主渠道,推动民主制度和民主实践贯穿人民生活全过程。“中国的民主实践保证了过程民主和结果民主、形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相统一,真正解决人民要解决的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张树华表示,“体恤民情、积聚民力、发展民生,这就是中国实实在在的民主。中国的民主观会得到全世界更多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共鸣。”

中国已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医疗保险覆盖超过13亿人、基本养老保险覆盖10亿人。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彻底摆脱了绝对贫困,迈向共同富裕。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赞,中国为全球减贫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王灵桂说,历史性地解决了困扰中国五千多年的绝对贫困问题,这在人类历史上没有过。“联合国有一个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我国比联合国规定的时间提前了10年。”

事实证明,能把中国14亿人口的事办好,中国的制度是非常了不起的,它让中国焕发出蓬勃生机,使中国社会展现出既有民主又有集中、既有活力又有秩序的生动图景,推动中国经济社会不断发展。

“通向幸福的道路不尽相同,各国人民有权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和制度模式,这本身就是人民幸福的应有之义。一个国家民主不民主,要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评判。”俄罗斯中央委员会副主席诺维科夫认为,中国坚持人民至上,“全过程民主是高质量的人民民主”。

截至10月9日,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343751.6万剂次,疫苗接种剂次和覆盖人群数量居全球首位。

中国的很多城市设置了24个小时运转的疫苗临时接种点,实现了疫苗多“走路”,民众少“跑腿”。中国的疫苗和接种费用全部由医保基金等负担,让民众有了“普惠的医疗服务”。

疫苗接种只是中国社会保障体系不断完善的一个方面。截至2020年年末,中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超过13.6亿人,参保率稳定在95%以上。几乎每个中国人都能享有医疗保障,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全民医疗保障网,90%的家庭在15分钟内能够到达最近的医疗点,人均预期寿命从74.8岁增长到78.2岁。

“前些年,我们这里95%的病人靠我骑车上门去诊治,每天几乎跑上百里山路,摩托车就骑坏了7辆。”山西省大宁县徐家垛乡乐堂村医生贺星龙感慨,“如今好了,县里不仅新建、改扩建了75个贫困村的卫生室,招聘了42名乡村医生,还给每名村医每月发1000元补贴。这样一来,既稳定了村医队伍,又让乡亲们看病更方便。”

贺星龙所在的乐堂村地处黄河东岸,土地贫瘠,全村140多户人家散落在长达10公里的山坡上。村里的青壮年大多外出务工,留下的多是妇女、儿童和老人。

乐堂村所在的大宁县曾是山西的深度贫困县,不久前脱贫。为解决全县5万余农村人口看病难的问题,大宁县下大力气整合扶贫资金,给每个村配备了标准化卫生室。贺星龙的卫生室“鸟枪换炮”,心电图、健康一体机、血压仪、远程会诊等设备一应俱全。

“现在人手一张医保卡,乡亲们人人都看得起病了。”贺星龙告诉《中国青年报》,近些年,农村医疗状况得到改善,通过远程会诊系统,他既能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等对口帮扶的三级甲等医院专家进行线上交流会诊,也能为村民及时联系好外面的医院外出就诊。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我们与你们同在。”2020年2月12日下午3点,青年志愿者危犇播报了她到武汉沌口方舱医院后的第一条消息。

危犇来自中交二航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名团支部书记。沌口方舱医院广播平台发布青年召集令后,危犇立即报了名。

在充满消毒剂味道的方舱办公区,每天从上午8点30分到下午5点30分,危犇用心经营着“爱心播报”。危犇说,在方舱医院,“暖人暖事”每天都会发生,每天都有新的感动。

从开始参与沌口方舱医院志愿服务到休舱,青年志愿者吴正亮一天也没“缺席”。任务紧迫时,吴正亮每天服务12个小时以上,步行超过2万步,接打60多个电话对接工作。

在前往方舱医院服务之前,吴正亮每天都会“追踪”团区委的青年令,领受不同任务,但方舱医院是个全新的挑战,“相对其他志愿服务点,方舱存在更大的感染风险。”

吴正亮并未犹豫。“当国家和人民身处险境的时候,就应该到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去。”这是属于吴正亮的“豪言壮语”。

32岁的杜彬是中建安装集团有限公司的项目管理人员。新冠肺炎疫情首次暴发时,接到武汉雷神山方舱医院援建任务后,他第一时间到达雷神山,负责物资协调、后勤管理。

“我们年轻人不上,谁上?”刚到武汉,杜彬有些害怕,但这种情绪很快被近万人努力赶工的气势一扫而空。“我想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目标:早日完成雷神山建设,早日让更多病人康复。”

一天接打几百个电话,虽然有充电宝,但两部手机还是半天就没电。每天3万多步的运动量是杜彬的“武汉节奏”。他说,“我只是在做一个建设者应该做的事”。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不同行业的中国青年主动参与抗疫工作,从餐饮公司负责人、快递小哥、工程人员、大学生、咖啡师变身为青年志愿者。他们在抗疫中表现出的人道主义与团结精神,深深感动了联合国秘书长青年特使贾亚特玛·维克拉玛纳亚克。“世界各国青年和青年组织用自身的专业技能、创造力和同情心,鼓舞、支持、振奋、联接着更多同伴,展现了人性的美好。我们终将度过这场危机。历史也将见证,是世界上的年轻人帮助架起了从恐惧到希望、从迷茫到豁然的桥梁。”

从杜彬这样的年轻人身上,人们看到了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中国时刻将人民放在首位,心中始终装着人民,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在中国,人民享有更加广泛、更加充分、更加全面的民主权利。中国推动实现更加充分、更高质量的就业,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教育体系、社会保障体系、医疗卫生体系,大力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和生活环境质量。

2022年4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新时代的中国青年》白皮书指出,在社会公平正义不断彰显、人民发展权益得到有效维护的大背景下,新时代中国青年成长成才有了更良好的法治环境、更有力的政策支持、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温暖的组织关怀。

中国普惠型社会保障服务进一步发展。中国青年不仅能在步入社会之初就享受到社会保障的“遮风挡雨”,也能在拼搏奋斗时免除各种“后顾之忧”,生活得更舒心、工作得更安心、对未来更放心。政府出台一系列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的政策,逐步完善灵活就业社会保障,支持青年从事灵活就业。青年住房保障力度不断增强,更多大城市面向新市民、青年人加大保障性租赁住房供给,缓解青年住房难题。基本养老保险实现全国统筹,失业保险、工伤保险持续向青年职业劳动者扩大覆盖,青年社会保障水平不断迈上新台阶。

人民幸福生活是最大的人权。正是从这里,人们找到了中国成就的“硬核密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这些都是中国人的一贯遵循。

2020年3月18日,武汉市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一名从河南来支援的医生在进入病区前翻看手机上儿子的照片。他出发时,儿子还未出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月18日,全球最大公关咨询公司艾德曼发布《2022艾德曼信任晴雨表》。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民众对政府信任度高达91%,同比上升9个百分点,蝉联全球第一。在国家综合信任指数方面,中国高达83%,同比增长11个百分点,位列全球首位。

不仅今年,在艾德曼发布的2017年、2018年“晴雨表”上,中国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也是所有受访国中最高的。艾德曼首席执行官表示,中国成功控制住疫情,还积极帮助世界其他国家抗疫,增强了本国和其他国家人民对中国政府的信心。

2021年年底,非洲知名民调机构“非洲晴雨表”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在非洲影响力排名第一,63%的受访者认为中国的政治经济影响“非常”或“比较”积极,66%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在非洲的政治经济影响是正面的。

总部位于美国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和法国蒙田研究所2020年对美、德、法三国民众进行的调查显示,新冠肺炎疫情使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将中国视为“顶级强国”。疫情暴发前,人们认为美国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国家,中国和欧盟几乎并列第二;如今,中国的影响力显著提升。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负责人马丁·昆赛斯表示,新冠危机出现前,中国对世界的影响是个抽象的概念,“当你想到对中国口罩和医疗设备的期待时,这一概念就变得非常具体”。昆赛斯认为,各国民众对中国的“新认识”会产生持久影响,“观念上的变化是跨越代际和政治界线的”。

与此同时,自诩为“民主灯塔”和“民主样板”的美国,在疫情下暴露出许多制度问题,让人们对它的“民主成色”产生怀疑。

去年年底,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政治研究所一项针对美国年轻人的调查显示,大多数不满30岁的美国年轻人担忧美国民主的未来,只有7%的受访者相信美国的民主制度是“健康”的;在18岁至29岁的美国年轻人中,55%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未来令人担忧。

这样的数据显示出,美国政客的“民主优越感”没有换来本国青年的制度自信,超过半数的年轻人不再信任“美式民主”。肯尼迪政府学院政治研究所民调事务主管约翰·沃尔普坦言:“美国年轻人在敲响警钟。他们将来是美国社会的中坚力量,但在他们眼中,这个国家的民主处于危险之中。”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告诉《中国青年报》,美国年轻人对本国政治的不满,受到了美国社会多方面问题的叠加影响。金钱政治、身份政治、政党对立、政治极化、社会撕裂、暴力、种族矛盾、贫富分化……诸多社会顽疾影响了美国青年的发展和对未来的期待。

2020年以来,在新冠肺炎疫情等的影响下,美国经济社会遭遇重创,校园被迫关闭,年轻人成为受经济困局冲击最明显的群体之一。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官方公布的贫困率为11.4%,贫困人口达3720万;18岁以下人口的贫困率从2019年的14.4%上升到2020年的16.1%。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20年7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在提倡子女独立的美国,52%的年轻人选择和父母住在一起,达到上世纪经济大萧条以来的最高比例。2021年以来,虽然这一数字出现小幅回落,但仍远高于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前的比例。

美国《大西洋月刊》评论说,缺少两党共识是拜登政府很难在青年关心的议题上推进行政措施的重要原因之一。政治极化在美国愈发严重,导致青年日益分裂为支持两大政党的对立阵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政治研究所的调查显示,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自己会在有生之年看到美国的分裂。

去年年底,美国发起了一场标榜“重聚自由世界共同价值”的“民主峰会”,遭到国际社会广泛批评。关于美式民主的负面报道不断出现,多国政府、研究机构、专家和公众人物发声谴责,还有些国家拒绝了美国发出的参会邀请。

“美国、英国和欧盟成员国在自己国家和国际舞台上维护所谓‘民主权利’与‘自由’的‘履历表’和声誉很不理想。”俄罗斯外交部直言不讳地指出,美国及其盟友不能也不应自诩为“民主灯塔”,因为他们自身在、选举制度、腐败和人权方面存在大量顽疾。

总部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国际民主与选举援助研究所发布的全球民主状况年度报告,将美国列为“民主倒退国家”。报告指出:“美国成为威权主义倾向的受害者,在民主程度上倒退了许多步。”

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2021年12月1日发布的民调显示,在美国召集所谓“民主峰会”的同时,52%的美国年轻人已经或正在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失去信心,39%的人认为美国的民主“陷入困境”,13%的人直言这是“失败的民主”。

美国召开所谓“民主峰会”掩饰其国内治理失败的事实,以民主之名转移国内矛盾,拉拢盟友们不厌其烦地批评中国“民主缺失”,这是典型的双重标准。双重标准是西方国家的惯用手段。比如,美国佛罗里达州38岁的居民保罗·霍奇金斯因参与冲击美国国会大厦案获刑8个月,白俄罗斯羁押非法进入议会大厦者却被指责“践踏民主”。

或许正因如此,各行各业的俄罗斯人对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表示,西方杜撰和强加的价值观,不应成为中国的民主指南。

26岁的知名博主、广告公司经理爱德华·里所夫斯基来自莫斯科,他认为,无论西方国家如何鼓吹其价值观,中国人都不会相信“外国的月亮更圆”,因为中国人在用清醒的眼睛看世界。“有句俄罗斯谚语能够说明问题:眼前有福享,何必远处寻?”

来自别尔哥罗德市的企业家阿克桑娜·克里莫夫佐娃认为,当经济进步一日千里、一切都在显著变好时,公民对自己国家的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是充满信心的,中国的情况就是如此。“不能将政党数量当作民主的标志。有的国家有数十个党派,但没有丝毫的民主迹象……中国的道路是中国人的选择,应该得到尊重。”

“毫无疑问,绝大多数中国公民对中国是信任的。原因不言自明。大家都看到,自己的生活在发生变化。”弗拉基高加索市的眼科医生扎伊拉·布古洛娃说,“人们都明白,所有积极变化的核心是中国,人们也投桃报李,用信任作为回答。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整个世界都看到了这种信任的程度。作为医生,我可以说:正是居民绝对执行政府的指令,帮助中国比其他国家更早控制住疫情。”

10月1日,升国旗仪式在北京广场举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3周年。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布古洛娃所说的“绝大多数中国公民对中国是信任的”,被各国的民意调查证实。

2020年5月,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全球政策与战略学院中国数据实验室进行的民调显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中国人对政府领导人的支持率超过90%。

2021年5月5日,加拿大约克大学社会学教授加里·吴在美国《》网站上撰文称,中国公民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度提高到98%,并且“越来越信任各级政府”;49%的受访者表示,自疫情出现以来,他们对中央政府更加信任。

世界社会科学网络联盟研究公众价值取向的全球性调查“世界价值观调查”(WVS)显示,2018年,95%的中国人已经“非常信任”中国政府。这说明,在中国人与政府并肩前行的过程中,这份信赖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从未褪色。

“中国人为什么如此信任政府?”“为什么当其他国家的人民很难相信政府时,中国人却相信他们的政府?”看到全球信任度调查报告中一个个表明“中国受访者对政府的信任度继续提升”的数字,有人在Quora网站上发问。在这类帖子中,总有外国网友甩出资料和数据,用中国政府多年来的成绩单进行解答。

这些网友说:“中国政府不是为了少数特权阶层,而是为民众的最大利益行动。”“我在中国积累了大量见闻。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取得了了不起的成就。”“中国政府努力、高效地工作,善于改善公民的生活,帮助几亿人摆脱了贫困和饥饿,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住房、生活用品和教育。”“在救灾方面,中国政府可靠得多!”

德国哲学与科学史学者霍斯特·波尔德拉克博士告诉《青年参考》,西方无法读懂中国模式,无法理解中国为何能取得这些成就,是因为西方受困于自己的价值观。

“对以资本主义为主导的世界来说,中国社会的现代化是一个巨大的意外和挑战,因为中国的现状表明,经济的繁荣、高科技的发展和富裕程度的提升,能够发生在完全不同的体制下,而且这些成果已经实现。”波尔德拉克博士说。

“中国在迅速现代化的进程中没有变成西方希望的模样,而是保持着另一种模式,走的是与西方不一样的发展道路。在中国的领导下,经济繁荣与持续富足能够融为一体。现代化的中国社会不是由一个领导小组治理一切、决定一切、塑造一切。事实证明,中国公民也参与了中国体制的塑造。”

波尔德拉克博士指出,中国社会由于文化与历史背景的不同而有别于西方社会。“问题不在于有几个政党执政,而在于政党是怎样组织的……中国对社会各个阶层都敞开怀抱。”

“我们必须摘掉西方的有色眼镜,才能看清中国社会是怎样有效运行的。”波尔德拉克博士说。